肺炎疫情下的汽车供应链
汽车
数码媒体体育房产财经汽车健康时尚星座旅游教育_宝岛编档
采集侠
2020-02-02 08:32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汽车行业开局并没有像往年一样呈现热火朝天的景象。

  据盖世汽车了解,为更好配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开展,阻断疫情传播,目前已有东风汽车、长城、雷诺、丰田、福特、观致、上汽通用、沃尔沃、奇瑞、吉利等多家车企宣布延迟复工时间。

  车企开工滞后,叠加全国范围内的人员流动限制和隔离、物流不畅等多重因素,国内汽车生产必定大范围受阻,湖北等部分地区的汽车生产产业链被迫暂时中止,今年车市的整体走势也会大受影响。

  此前,据相关机构预测,2020年中国汽车销量跌幅大概率将收窄,出现1%~2%的下滑。然而盖世汽车最新一份调查显示,近3成参与者认为,今年中国汽车市场还将出现5%~10%的下滑,25%参与者认为今年车市跌幅将在0~5%之间,还有24%参与者认为今年车市销量跌幅将超过10%。

  整体看跌情绪十分浓厚。综合考量各类因素,盖世汽车研究院预测,如果此次疫情影响车市的持续时长为1-4个月,预计2020年全年乘用车销量下滑幅度将在3-6%。

  那么,具体到汽车供应链板块,受此次疫情的影响又有多大呢?

  据最新消息,德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伟巴斯特称,公司已有7名员工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为此,伟巴斯特总部将在2月3日之前保持关闭。据悉,伟巴斯特在全球多个国家设有生产基地,其中在中国有11处办公地点,包括武汉——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地。眼下该公司已禁止员工往返中国,并将其位于德国斯多克道夫(Stockdorf)的工厂暂时关闭。

  疫情已经成为供应链企业所面对的共同难题,伟巴斯特并非该领域唯一受到影响的企业。博世首席执行官Volkmar Denner于日前发出警告称,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影响其全球供应链,因为博世的供应链严重依赖中国。“我们需要等待事态的发展。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博世的全球供应链将会中断。”Volkmar Denner表示。

肺炎疫情下的汽车供应链

  Volkmar Denner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当前,中国已经成为博世在全球范围内的第二大市场,在国内博世拥有近60家公司,分布在上海、南京、长沙、苏州、武汉、重庆等多个城市,其中在此次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博世就拥有两家生产转向系统和热技术的工厂。在这些工厂生产的零部件,除了供应国内车企,部分还会为国外客户提供技术支持。

  例如博世位于南京的智能助力器(iBooster)生产基地,生产网络就覆盖了整个亚洲,包括中国、日本与东南亚等地区,不仅可以支持中国,而且还能够助力整个亚太地区汽车产品电气化、智能化的快速转型。然而受疫情影响,这些公司很多目前都无法正常开工,若这种现状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必然会影响到博世的全球供应链。

  诸如博世、伟巴斯特一类深深扎根于中国市场的零部件企业并不在少数。近年来,随着中国市场在引领汽车产业电气化、智能化、网联化和共享化变革中的领先地位日益凸显,越来越多的零部件企业开始不断提升在国内的本土工程研发与生产制造能力。

  如采埃孚自1981年进入中国以来,目前已在上海、北京、天津、重庆、杭州、苏州、南京、武汉等超过20个主要城市布局了近40家制造工厂。2019年11月,采埃孚与广州市花都区政府签订协议,将在当地建立其在中国的第三家研发中心,以更加全面而深入地布局中国市场,同时借助其在中国发展的核心技术,推动全球迈向下一代出行。

  电装作为日本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目前在中国建有28家公司,主要分布于天津、上海、广州、武汉、长春等地。其中在武汉,电装携手本土企业武汉光庭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电装光庭汽车电子有限公司,用于进行汽车仪表搭载软件的设计与开发。

肺炎疫情下的汽车供应链

  另一家日系零部件巨头爱信集团,在国内亦布局了近40家公司,其与广汽传祺的合资企业——广汽爱信自动变速器有限公司已于去年6月开工建设,计划于今年年底前实现量产。基于这些企业在国内的广泛布局,且它们在需求、供应、生产计划及物流等环节往往是环环相扣,若此次疫情的影响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反映到部分企业身上难免会“牵一发动全身”。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汽车生产的核心特征是产业链长,供应链的衔接极其重要,而在目前情况下,湖北的汽车零部件体系应该不会按时恢复生产,至少延期一周时间,甚至更长,这将对2月的汽车生产带来严重的不利影响,尤其是湖北地区的汽车生产。